三国百科

广告

传奇色彩的美女——甄宓?

2012-04-25 15:04:32 本文行家:陆弃

在三国这部充满阳刚之气,雄伟之慨的作品中,写了诸多的英雄和枭雄,他们对江山社稷的担忧;他们对君主的昏庸无能的厌恶;他们对百姓的疾苦很怜悯;他们渴望建功立业,创造一个造福百姓的江山;就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、战火纷飞的年代,涌现出了他们这些影响古今的历史人物。却忽视在这个年代里甘愿默默为他们无私服务的女性,三国里有千娇百媚的貂禅、倾城绝世的小乔、绝色动人的大乔、才华横溢的蔡琰、芙蓉娇艳的樊氏等倾国倾城的

 在三国这部充满阳刚之气,雄伟之慨的作品中,写了诸多的英雄和枭雄,他们对江山社稷的担忧;他们对君主的昏庸无能的厌恶;他们对百姓的疾苦很怜悯;他们渴望建功立业,创造一个造福百姓的江山;就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、战火纷飞的年代,涌现出了他们这些影响古今的历史人物。却忽视在这个年代里甘愿默默为他们无私服务的女性,三国里有千娇百媚的貂禅、倾城绝世的小乔、绝色动人的大乔、才华横溢的蔡琰、芙蓉娇艳的樊氏等倾国倾城的美女,但我现在给到介绍的,不仅有倾国倾城的姿色,而且还懂诗文。有人这样形容她的美貌: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襛纤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。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。瑰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、、、”;她经历了三国袁氏和曹氏时代的被视如珍宝的富裕舒适生活;也有遭遇被残酷赐死的悲惨命运,她就是三国传奇美女---甄宓。

    光和五年(182年),甄宓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。甄宓三岁死去父亲,家中有三位哥哥和四位姐姐。三男的顺序是:甄豫、甄俨、甄尧。五女的顺序是:甄姜、甄脱、甄道、甄荣、甄宓。甄宓是甄家最幼的女儿。

  据说,甄宓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,每次入睡之时,家人总是仿佛看见半空中有人将玉衣盖在她的身上,举家为此惊奇不已。后来有个著名的相士刘良为甄家子女看相,刘良看到甄宓的时候,大惊失色,指着尚是幼儿的甄宓道:“这个小姑娘日后贵不可言。年八岁,外有立骑马戏者,家人诸姊都上楼去看,唯独甄宓不动。姐姐们奇怪地问她,甄宓回答:“这岂是女子看的东西么?”年九岁,喜书好学,而且过目不忘,常用哥哥们的笔砚来写字,哥哥笑她将来要当“女博士”,甄宓回答:“闻古者贤女,未有不学前世成败,以为己诫。不知书,何由见之?”(要做女贤者)

  因为善于汲取前人教训,甄宓自小就有超越长者的见解。东汉末年战乱频仍,洛阳官员士族百姓都流离失所,衣食不继,不得不变卖金银珠宝换取食物。甄家巨富,非但未受流离饥寒之苦,反而还有大量粮食储备,这时便趁机高卖谷物,大量收敛珠宝金银。甄宓时年十岁,对家里的做法非常担忧,认为在此乱世之际聚敛财富,不但容易引来乱兵盗匪的垂涎,更容易引起民愤,危及家人的安危;不如把粮食拿来赈济亲族邻里,广施恩惠更为妥当。家人听了甄宓的话,不禁恍然大悟,立即照办。除了富于见识,甄宓也天性慈孝。对长辈家人极重孝悌友爱之情。甄宓十四岁时,哥哥不幸死去,哥哥的妻子依然照顾亲子,日夜操劳。甄宓的母亲生性严苛,待儿媳们很不好,甄宓时常建议母亲对嫂嫂好一点。甄宓的母亲被女儿的话所感动,自此对待儿媳也像亲生女儿。

江南有二乔,河北甄氏俏”。当时甄洛与大小二乔并列为倾城美女。那时甄洛已是袁绍之子袁熙的妻室。此时的袁绍正是意气风发,世人都认为他可以唾手而得天下的时候,可谓富矣贵矣。这桩姻缘的缔定,似乎正在把甄洛带向幼年那“贵不可言”的相士预言。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袁家很快就一败涂地。204年,袁家的大本营邺城也被曹操父子给攻下了。就在城破之日,早已对甄洛慕名不已的曹丕迫不及待地闯进了袁府。只见堂上坐着一位贵妇,旁边有一年青女子惶恐的伏在贵妇的膝上,贵妇就是袁绍的妻子刘氏夫人,曹丕说明来意,曹丞相有命,保护袁家妇女,请夫人不必担心惊惶。刘氏夫人听了曹丕的话,扶起甄洛与曹丕相见,曹丕一看果然艳丽绝伦,称赞不己。——儿子的心事很快就被曹操所了解,虽然他对甄洛的才貌双全也一样慕名久矣,但是还是摆出了为人父应有的姿态。不久,甄洛被明媒正娶,成了曹丕的正妻。曹丕把甄洛之前的一位妻妾任氏赶回娘家,甄洛询问曹丕:“任氏出身乡党名族,论德论色,我都比不上她,为何要赶走她?”曹丕答:“任氏性格狷急不婉顺,老和我唱反调惹我生气,所以将她赶走。”甄洛听后痛哭为其求情:“我受您宠爱,觽人所知,您要是将任氏赶走,大家都会认为是因我的缘故。上惧有见私之讥,下受专宠之罪,愿重留意!”曹丕不听,仍将任氏送回娘家。甄洛还曾多次劝曹丕广纳姬妾,颇有樊姬之贤,曹丕对这位大度贤良的妻子还是非常喜爱的,就连曹操那位出身娼门的夫人卞夫人也经常夸讲她为孝顺媳妇。婚后甄洛还生下了长子曹叡和长女东乡公主建安十六年(211年),(甄洛三十岁,曹丕二十五岁),曹操带着卞夫人出征,让曹丕与甄洛夫妇留守邺城。出征途中卞夫人染病,留在孟津治疗。消息传来,甄洛心神不定,坚持要往孟津去为婆母侍疾。曹丕不允许她犯险上路,她就急得日夜啼哭。过了几天,曹丕让侍丛去向甄洛报信,说卞夫人的病已经痊愈了。可是甄洛坚持不肯相信,说:“卞夫人在家的时候,每次生病都反复很长时间,如今在途中患病,各方条件都不如家里,怎么反而好得这么快?这一定是在哄我开心而已。”曹丕没了办法,只得又派人去往孟津,带回了一封卞夫人的亲笔信:当然写的是关于卞夫人已经身轻体健的内容。看了这封信之后,甄洛这才放下心来。 第二年正月,卞夫人随班师的曹操大军返回邺城,甄洛前往迎接。当卞夫人所乘的轿子刚刚出现在远处,甄洛便已经欢喜得流泪不已了。卞夫人看见儿媳如此模样,不禁也感动得流下眼泪,拉着甄洛的手说:“你怕我上次生病也会象从前那样反复难愈吗?唉,我只不过是偶感不适,小病而已,十几天就好清了。你瞧瞧我的气色,好得很呢。” 此后卞夫人见人就夸:“我那个大儿媳妇,可真是孝顺的好孩子啊!” 四年后,曹操再次率大军东征,卞夫人、曹丕、以及甄洛的一双儿女曹叡、东乡公主都随行。不凑巧的是,甄洛恰恰在此时染病,只得留在邺城治疗。 足足又过了一年之久,建安二十二年(217年)九月,出征的人才返回了邺城。 一见面,卞夫人便对甄洛容光焕发的丰满模样非常诧异,问她:“你与两个心爱的儿女分别了这么久,能不牵肠挂肚的吗?怎么我倒觉得你比一年前更滋润精神了?”甄洛笑着解释道:“叡儿他们随在奶奶的身边,我还担心什么?您老人家自然比我更能照顾得孩子们妥当。” 家庭之中,婆媳之间最容易反目的敏感问题之一,就是养育孙辈的意见不得统一。甄洛这话一说出来,卞夫人那个舒坦,自然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 建安二十五年(220年),曹操病逝,享年66岁。曹丕继承父亲得魏王王位和丞相职务。同年十一月,曹丕登基称帝,建立魏朝。 曹丕称帝后,多时不立皇后。当时最有实力问鼎后位的有两人,正妻甄洛和宠妃郭女王。两女各自的优势是:    甄洛(年长曹丕5岁):封号夫人,有文采,生有子女。

  郭女王(年长曹丕3岁):封号贵嫔,有谋略,无子女。

  此时,郭女王和曹丕一起居于洛阳,但甄洛却远在邺城。古代社会交通闭塞艰难,消息传播非常困难。分居两地,意味着感情疏离,更代表如有情况却无法在丈夫面前分辨。 甄洛貌美,更善于修饰打扮。在她所居住的宫室里,有一条口含赤珠的绿色灵蛇。甄洛每天都留意观察这条蛇,从它盘曲卷绕的姿态中学习新奇的发式。因此她的发型每天都有不同,被称之为“灵蛇髻”。然而,再新奇美妙的发型和姿态,也得有人愿意欣赏才能体现出价值。而如今,那个最应该来欣赏的人,却已经绝情不顾了。 甄洛多文才,熟知后宫典故,自然明白自己处境恶劣;但苦于远在异地,到不了丈夫面前,无可奈何,于是寄情丝于笔墨,写下了她唯一传世得作品《塘上行》:

  蒲生我池中,其叶何离离。傍能行仁义,莫若妾自知。

众口烁黄金,使君生别离。念君去我时,独愁常苦悲。

  想见君颜色,感结伤心脾。念君常苦悲,夜夜不能寐。

  莫以豪贤故,弃捐素所爱。莫以鱼肉贱,弃捐葱与薤。

  莫以麻枲贱,弃捐菅与蒯。出亦复苦愁,入亦复苦愁。

  边地多悲风,树木何翛翛。从君独致乐,延年寿千秋。

  曹丕自己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诗人,照理他应该看得出这首诗中所表现出来了妻子对他的爱怨之情。注意首先是爱,其次才是埋怨,一个正常人看到这样的诗句应该会回忆起夫妻间的美好时刻,从而唤起旧情。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曹丕读诗后勃然大怒,在即皇帝位的第二年六月,由洛阳派使者前往甄洛独居的邺城旧宫,逼她服下了毒酒。甚至,无辜的甄洛在冤死后,尸体被“被发覆面,以糠塞口”(把头发披散起来,遮住脸,用米糠塞入口中)下葬。此时,甄洛年仅四十岁,曹丕三十五岁。在距甄洛冤死的九个月后,曹丕正式提出册立郭女王为皇后,并将甄洛的儿子曹叡交予郭后抚养。

  黄初七年(226年)五月丁巳日,四十岁的曹丕崩于洛阳嘉福殿,临终时,他将后宫中自淑媛、昭仪以下的所有姬妾都遣归娘家另嫁,并且最终决定册立曹叡为继承人。

  由于甄洛之死事出非常,曹丕本不愿意立曹叡为储君,而属意于其它姬妾所生的儿子。曹丕有九个儿子,除了曹叡,还有曹协、曹蕤、曹鉴、曹霖、曹礼、曹邕、曹贡、曹俨。然而儿子们多数早死。曹丕只得让甄洛之子即位。魏明帝曹叡即位后,追封生母甄氏为“文昭皇后”,并立寝庙祭祀。——甄洛最终得到了“皇后”的封号。四十五年前那位相士刘良先生关于她“贵不可言”的预言,却在她屈死五年之后,实现了。

   【不能不说】甄洛之死的另一种传闻——《洛神赋》 

  据说,在曹丕兄弟争夺魏王世子位的斗争中,甄洛是倾向曹植即位——因为她已经爱上小叔子曹植啦。所以,甄洛之死,与她的婚外情曝光大有干系。曹植因为在权力与爱情方面都与大哥作对,后来还被逼着来了个“七步成诗”,万幸逃出生天之后,他为自己心爱的嫂嫂写下了千古名篇《洛神赋》,纪念逝去的爱情。

  其次,《洛神赋》原名《感鄄赋》,亦作《感甄赋》。而此“甄”不同彼“甄”,“甄”字通“鄄”,在作《感甄赋》的前一年,即黄初二年,曹植被曹丕封为鄄城侯,第二年又晋封为鄄城王(今山东濮县)。所谓感鄄者,所感的不是甄洛之甄,而是怀才不遇的鄄城王之鄄。

  而洛神,则是洛水之神,名宓妃,是传说中伏羲氏之女。曹植在《洛神赋序》里写道:“黄初三年,作朝京师,还济洛川。古人有言,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。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,遂作斯赋。”

  后来,甄洛的儿子曹叡即位为魏明帝,他对叔叔的文章倒是很喜欢,不过觉得题目起得不好,便将《感甄赋》改为《洛神赋》。无论是曹植,还是曹叡,他们都没有想到,这一改名举动竟被后人理解成“欲盖弥彰”,于是文人附会,臆想百出,那个在洛水之畔赠送枕头的女子,便由宓妃变成了甄洛。

  名字的疑问 甄氏的名字,史书上没有记载。后人多用“甄洛”和“甄宓”两个名字来称呼,也是由于《洛神赋》。而事实上,甄氏绝不可能叫这两个名字。甄洛的儿子曹叡将《感甄赋》改名为《洛神赋》,目的正是为了避母讳,以免“甄”字引起世人误会。在古代,名字比姓更需避讳,若甄氏果名洛,那曹叡又怎会特意将生母的闺名嵌进题目中?可知,甄氏真名不叫“甄洛”。再者,如果甄氏名宓,那曹叡改了题目中的“甄”字,自然文中“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”也要改,否则只讳姓不讳名,这是不符合古人常理的。而甄氏的真名,至今仍旧不详。

  谁与结缘 有些电视剧这么演:甄洛与曹丕没有感情,她爱的是曹植,可是被曹丕强娶……还有人如是感叹:假如邺城城破之时,首先进入袁府的是曹植,那就才子佳人幸福美满了……  实际上,作为卞夫人的第三个儿子,曹植比大哥曹丕小5岁,比甄洛小10岁。邺城城破之时,曹植只有13岁,还是个不懂男女之情的小毛孩子。且不说他会不会喜欢上23岁的甄洛,就算是他恋姐情结喜欢上了,曹操也不会甘心把甄洛让给这个毛娃子。假如不是遇上了情窦初开的曹丕,甄洛只能成为比父亲还年长的曹操姬妾群中的一份子,了此一生…… 从这个角度来看,遇上曹丕,是甄洛当时最好的命运。

  枕头?牛头?至于曹丕想杀曹植,因此将甄洛的枕头给曹植看,并逼他七步成诗,也是改头换面的“典故”。 此事正史不载,出自《世说》,后来收录进了《太平广记》。原文是这样的:魏文帝尝与陈思王植同辇出游,逢见两牛在墙间斗,一牛不如,坠井而死。诏令赋死牛诗,不得道是牛,亦不得云是井,不得言其斗,不得言其死,走马百步,令成四十言,步尽不成,加斩刑。子建策马而驰,既揽笔赋曰:“两肉齐道行,头上戴横骨。行至凼士头,峍起相唐突。二敌不俱刚,一肉卧土窟。非是力不如,盛意不得泄。”赋成,步犹未竟。重作三十言自愍诗云:“煮豆持作羹,漉豉取作汁。萁在釜下然,豆向釜中泣。本自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

  直译如下:魏文帝曹丕曾经和弟弟陈思王曹植一同出去游玩,看见两头牛在墙里斗架。一头牛斗不过对方,掉到井里摔死了。曹丕命令曹植,以死牛为题材作一首诗。但不许说“牛”字,也不许说“井”字,不许说“斗”,也不许说“死”。马走一百步,必须作完一首四十个字的诗,如果一百步作不完,就杀头。曹植一边骑马往前跑,一边提笔写道:“两肉齐道行,头上戴横骨。行至凼土头。峍起相唐突。二敌不俱刚,一肉卧土窟。非是力不如。盛意不得泄。”诗作完了,还不到一百步。于是他又作了一首自己怜悯自己的三十个字的诗:“煮豆持作羹,漉豉取作汁。萁在釜下然,豆向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 

  原来不是枕头,而是牛头;不是步行七步,而是跑马百步。写的也不是三十个字,而是四十个字再加三十个字。 话再说回来,后世文人们硬要把甄洛和曹植扯到一起去,真不知道他们是同情曹植甄洛,还是恰恰相反?——有媳之叔和有夫之嫂私通,什么年代都不是好名声,假若真有这等风流事,岂不是变成曹丕杀妻有理?!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陆弃陆弃,男,青年文史作家。历史春秋网副站长、专栏作家,人民网强国博客文史名博,新浪网文化名博,搜狐网历史名博,中工网文史名博,红网文史名博,环球网文化名博,中青网网上名人。陆弃虽年仅弱冠,却胸有文章,而且不人云亦云,有独立的见解,能够于传奇演绎之中探求历史的真相。常有文章刊于《淮安日报》、《淮海晚报》、《西部诗刊》、国家公务员网、江苏省大学生村官网、中国新闻网、香港文汇网、凤凰网、宁夏人民广播电台、北京人民广播电台、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等多家媒体刊物。